中通國際香港 > 專欄 > 這個國慶節:中年人往外跑,95後宅家玩
這個國慶節:中年人往外跑,95後宅家玩


95年的阿星已經在飛豬APP上薅到了羊毛,不到20塊錢,就能去北京見閨蜜了。

今年國慶,同程旅遊《2021國慶出遊趨勢報告》根據用户預訂大數據預測分析。2021年“十一”黃金週期間,全國國內遊人數將達到6.5億人次,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八成以上。而據文化和旅遊部消息,2020年國慶長假期間,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6.37億人次,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79%。

根據上述數據顯示,我們看到,今年國內出遊的人次有所回升,但變動並不明顯。

其實,今年國慶,中青年是出遊的主力軍,大部分年輕人並不想折騰。途牛《2021國慶旅遊消費趨勢報告》顯示僅有6%的出遊用户年齡在19歲-25歲之間,而26歲-45歲的出遊用户佔比高達64%。

美好黃金假,年輕人真的要居家七日遊了嗎?

今年這個國慶,有啥不一樣?


國慶大家都去哪兒?


“地鐵上人好多”,剛軍訓完的大一新生一下午接連發了好幾條放假的動態。同事的座標已經定位回老家了。愛學習的朋友開始發出“七日學習之旅”的邀約。

座標武漢的曉李坐在工位上,聽着樓下車輛鳴笛聲好像越來越大聲了,悶在一個城市又好個月,坐着碼字,其實心思早就神遊回老家了,“就差國慶放假的鐘聲敲響了。”

高德地圖聯合全國各地交警發佈《2021國慶假期出行預測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報告”)的預測,預計2021年9月30日13時開始,全國高速交通壓力將逐漸增大,21時-10月1日1時全國高速會有短時出行小高峯,10月1日9時-12時為高速出程高峯時段,峯值將出現在10時-11時。

全國高速返程則較為分散,預計10月5日、6日15時-19時是返程高峯時段;尤其是10月5日16時-17時將迎來返程峯值。10月7日起全國高速路況逐漸趨於平日,8日恢復正常。

國慶長假,是國民旅遊休閒需求集中釋放的一個假期。

同程旅遊《2021國慶出遊趨勢報告》預測,2021年“十一”黃金週期間,全國國內遊人數將達到6.5億人次,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八成以上。而據文化和旅遊部消息,2020年國慶長假期間,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6.37億人次,按可比口徑同比恢復79%。

今年國內遊的上漲數據不温不火,那今年,人們都去哪兒玩了?

“環球影城,聽説那是北京新開的‘迪士尼’,想一起去看看。”準備連夜趕去北京見男友的張陽脱口而出。

在高德地圖的報告稱,金秋十月,通過長途自駕體驗大好河山成為很多有車一族的國慶出行選擇。2021年國慶期間,預計全國自駕熱門路線主要有青海-甘肅線、山西線、湖南線、江浙線等,其中青海-甘肅線熱度最高。預計全國自駕熱門登高景區則是五台山風景名勝區、泰山風景名勝區、黃山風景區、舟山-普陀山風景區和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等。

長途自駕之外,熱門遊樂場也備受青睞。報告預計2021年國慶期間,北京環球度假區、珠海長隆海洋王國、上海迪士尼度假區位列國慶十大熱門自駕遊樂場的三甲。

圖/來源:高德地圖

國慶城市遷徙開始。據民宿平台木鳥民宿預測,今年國慶出遊鄉村民宿訂單增長115%,入住3到6天是主流,網紅城市的網紅民宿備受歡迎。

位於武漢熱門商圈的一家青旅社老闆告訴我們,“因為是國慶,所以這幾天的價格有點小貴。”平時30一晚的價格,這幾天要加價一倍至60一晚。

另外,我們詢問了武漢大學附近美食一條街的餐飲店,這些餐飲店服務人員告訴我們,“會正常營業,但是生意會比往常要差一些,因為學生們都離開了。”

圖/奇偶派

與往年數據相比,今年受疫情零星反覆的影響,加之中秋與國慶的時間間隔較短,用户的預訂週期明顯縮短,集中在節前10天左右,而這也成為疫情常態化後用户的普遍消費心理。

成都一家靠近傳媒學校的青旅老闆吳京告訴我,“今年國慶的房間預訂人數一點都不好,比五一少了五分之三,可能是放大假,學生都回家玩了。去年外地客人多,今年沒有外地遊客。”


露營婚禮回家,懶人行也很火


“近期的焦慮源於,臨近國慶長假,自己卻沒有任何安排和計劃,感覺十分愧對祖國。”

這並不是一個人的心聲。

據途牛《2021國慶旅遊消費趨勢報告》預測,今年國慶,中青年是出遊的主力軍,僅有6%的出遊用户年齡在19歲-25歲之間,而26歲-45歲的出遊用户佔比高達64%。這意味着如今大部分95後年輕人,大多選擇在家過節。

往年一放假就喜歡到處遊玩的飛飛,今年不打算出門了。除了媽媽今年生日在國慶的這個原因之外,工作兩年她遇到了職業瓶頸,“這個假期打算認真看看書吧,努力一把,希望考試能過。”為了考研,她取消了去阿壩州旅行的計劃。

但別忘了,國慶節也是婚慶節,不少年輕人們是去隨份子錢才選擇回家過節的,“不是在婚禮現場,就是在去婚禮的路上。”

9月26日,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孫文劍表示,預計2021年國慶假期公眾出行主要以旅遊和探親為主。

9月28日,微博話題#全國統一國慶節請假的理由#衝上熱搜,參加婚禮成了最多的請假理由。截至9月29日,該話題閲讀次數2.6億,討論次數3.2萬。在此話題下,有網友感慨道:“國慶節不隨點份子都不好意思説,國慶節就是份子節。”

關係最鐵的哥們結婚,説什麼都得趕到,參加婚禮也是他請假的理由。提前一天請好假,周瑋9月30日急忙趕回老家參加發小的婚禮。

“我們那接新娘是夜裏,也就是30。”所以早點請假是必須的,“不然後天回去太遲了。”下午兩點,周瑋就踏上了回家的旅程,40分鐘後,他出現在了婚禮的現場。

國慶七天長假臨近,對於不參加婚禮,沒有朋友相伴的宅家一族來説,或許沒有什麼比追劇、吃零食、打遊戲更好的選擇了。

胡好選擇在家打七天遊戲度過接下來的一週,“我的朋友都在上班啊,銷售在國慶是最忙的。”

劉強也打算家裏蹲,“出門旅遊好累,在家休息睡到自然醒不香嗎?”

年輕人們真的累了,想要歲月靜好了嗎?其實,有一種更精緻的小眾旅遊正在興起。

同程旅遊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隨着年輕客羣的崛起,假期出遊的產品選擇不斷解鎖熱門新玩法,新興小眾旅遊目的地持續升温,盤錦等小眾城市的熱度有望在國慶假期超過部分傳統旅遊城市。”

據攜程發佈的《2021國慶旅遊預測數據報告》也顯示,除了北上,隨着旅遊者對小眾目的地的進一步探索,在疫情防控升級、周邊趨勢明顯的國慶黃金週,五線城市出現在消費者“新興旅遊視野”。

在今年中秋小長假期間,精緻露營在重慶悄然興起。不少商家認為,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,精緻露營或將成為下一個旅遊新藍海。

企查查數據顯示,2020年是露營相關企業註冊量的爆發期,全年註冊量為7933家,同比增長331.6%。從成立時間來看,有1.7萬家在業/存續的企業成立於近三年,佔比總量的81.0%。

圖/天眼查

天眼查數據顯示,截至2021年9月23日,我國存續的“露營地”相關企業共有2.9萬餘家。

據瞭解,這種露營有別於傳統露營,這種露營方式被稱為“Glamping”,縮寫自“GlamorousCamping”(優雅的露營),國人把它譯作輕奢露營、野奢露營、豪華露營、高端露營,或者是精緻露營。

精緻露營在中國的萌芽發生在近3年。定位為“男士穿搭及生活風格分享平台”的太格有物和“户外生活俱樂部”Gogogo讓户外市集的精緻露營在中國落地呈現。

圖/來源Gogogo

“超大平露營地、精緻豐富的下午茶、唯美日落燒烤、露天電影篝火party+吉他彈唱。”妮可是南京當地的吃喝玩樂博主,露營地是她國慶的體驗計劃之一,自駕或者包車,40分鐘就能到達。

在粉色火燒雲晚霞下,聽着吉他彈唱,吃着日落燒烤,有的年輕人解鎖新的出遊方式,結交新朋友。


電影國慶檔有望翻身


旅遊、居家、婚禮,但以前被大眾津津樂道的國慶檔,似乎已經被大家遺忘了,懶人專屬的電影,在今年的國慶檔,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?

去北京找男友的張陽提前看了看電影榜單。但讓她感到驚訝的是,“這咋都是動畫片,電影市場弱智化了嗎?”

點開各個電影購票APP,就會發現,今年國慶檔幾乎是“主旋律”大戰“動畫片”。

《大耳朵圖圖之霸王龍在行動》《萌雞小隊:萌闖新世界》《老鷹捉小雞》《大聖降妖》《探探貓人魚公主》《豬迪克之藍海奇緣》《拯救甜甜圈:時空大營救》。13部定檔的影片,動畫片就佔了7部之多。

從數量看,2020年國慶檔準備的其實相當充分。除了一眼望去的動畫片,主旋律題材有《我和我的父輩》《長津湖》《鐵道英雄》,還有青春片《五個撲水的少年》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,改編自鄭淵潔童話小説的電影《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》。

9月2日,《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》導演于飛發微博無奈表示:“進入十一檔,既要面對各路明星大導的頭部大片,同時陷入數部兒童電影的內卷,疫情所迫,大家也都是無奈之舉。如今電影產業艱難,電影人都不容易,期望電影市場能恢復繁榮,所有十一檔的電影都能有所收穫。”

其實,不只動畫片陷入內卷,從整體來看,國慶檔電影從題材、主創到投資,都進入了全面內卷的漩渦。

“左手主旋律,右手動畫片”,和往年多元化的國慶檔不同,今年的國慶檔在題材與頭部影片上都有點乏味。從題材劃分來看,今年國慶檔影片集中在主旋律、青春片、動畫電影三大類別。

被預計為今年國慶檔扛把子的《長津湖》是一部明顯的主旋律電影。

在2019年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中國機長》兩部主旋律電影在檔期內撐起近40億票房,隨後兩年,這樣的市場爆發潛力奠定了至今國慶檔的內容基調。隨後在主旋律的大方向下,《八佰》交出31億的票房答卷,《金剛川》的票房也達到11億的體量,圍繞歷史事件改編的戰爭題材電影也開始“卷”起來。

另一部《我和我的父輩》也是一部主旋律電影,該片目前已成“我和我的”系列化之一,此前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我和我的家鄉》兩部作品票房都在30億上下,或許是出於對市場的看好,今年誕生了《我和我的父輩》。

其實,觀眾已經對類型典型片產生了審美疲勞。

近年來,資本在撤出影視行業,再加上疫情雪上加霜的打擊,去年的電影業已經降至冰點。當下電影市場正在艱難回暖,據藝恩《2021上半年中國電影市場報告》,上半年中國市場電影總票房為276億,較19年同期已恢復九成。

但受疫情反覆影響,剛剛過去的暑期檔沒能扛起今年票房的大旗,表現慘淡。

據貓眼專業版,集齊了主旋律《中國醫生》、動畫片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、青春片《盛夏未來》《燃野少年的天空》的暑期檔總電影票房73.8億,創造了2014年以來的票房最低點。

幾天前的中秋檔也被評為“史上最差”中秋檔,國慶檔被寄予厚望。所以今年的國慶檔競爭其實是十分激烈的。電影大廠們不得不一起捲起來。

博納、中影、光線、華誼、萬達“傳統五大”一起下場,紛紛拿出自己的重頭戲。比如,博納主控的《長津湖》進入國慶檔,無論影片導演還是演員,都是當前電影市場的“頂配陣容”,可見其對國慶檔的重視。

中影也不甘示弱。據瞭解,中影主控的《我和我的父輩》並沒有引入其他資方,且中影同時參與了《長津湖》《鐵道英雄》的出品,多片佈局之下,擴大自己的贏面。

一直以來擅長青春片的光線在國慶檔不敢越雷池半步,全盤押注青春片,《十年一品温如言》《五個撲水的少年》都是光線主控的作品。

除了題材和大廠的競爭激烈,今年國慶檔影片在演員選擇上也都是實力派演員。比如沈騰、吳京、章子怡、徐崢。演員選擇上向實力派靠攏,這也説明新人演員的機會越來越少,可見,當下電影產業的競爭的激烈程度。

拓普研究院·拓普數據發佈的《國慶檔影片發行效率研究報告》顯示,9月30日,博納影院作為《長津湖》出品方之一,給予高達66.3%的場次,遠高於其他影管。橫店則給予《父輩》較大的場次支持,是唯一一家黃金場次高於《長津湖》的影管。

10月1日,這兩部主力影片,黃金場佔比均高於大盤佔比,場次質量較高。

是《長津湖》還是《我和我的父輩》?究竟哪一部影片能整體拉動今年國慶檔向上呢?國慶帷幕即將拉開,我們拭目以待。


寫在最後


一年一度國慶歡聚,難得的黃金長假,年輕人們開始回家探親、參加婚禮了。後疫情時代,大家的出行慾望似乎正在消退。

以前説走就走的熱門旅行城市,變成了更為精緻小眾的“露營地”,“新興旅遊視野”在年輕客羣中崛起,這背後,其實是人們想要尋找內心寧靜、走進自然的表現。

一直以來,大眾津津樂道的國慶電影檔都是朋友聚會、情侶約會必選項。但我們不得不承認,如今的電影乏善可陳、大眾吐槽的審美疲勞不是空穴來風。

電影產業一邊面對着糟糕的市場環境,一邊丟失着觀眾流量,內憂外患的困局已經很明顯。

而回到今年被寄予厚望的國慶檔,到底能不能重振電影業的雄風,我們只能等待市場觀眾給出答案。

今年的國慶,和往年似乎沒什麼不一樣。但一個疫情安穩之下難得的國慶遊,仍然值得大家珍惜與暢享。

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參考資料:

1.《新露營時代:精緻露營的冰與火之歌》俱牛JUNIU

2.《國慶檔之“卷”》鏡像娛樂

3.《國慶黃金週出遊量有望超過6億人次如何抓住商機?》工人日報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中通國際香港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中通國際香港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中通國際香港@中通國際香港.com)

Copyright © 中通國際香港 2000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京ICP備15062447號-2     京ICP證151088號
京網文【中通國際香港】2361-237號